日本电影有多敢拍?看完这几部,替中国电影捏一把汗

作者: admin 分类: 热们新闻 发布时间: 2020-05-21 00:00

武侠电影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独有的电影类型,它发端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儒、义、忠、诚之精髓,同时又主张人性与自由的张扬。

当然,这些必通过电影角色的行为、对角色功夫的创造与研究、对兵器的设计等进行表现。

尽管目前华语武侠电影呈没落之势,但曾经也出现过不少武侠佳作,《新独臂刀》、《侠女》、《双旗镇刀客》等,直到李安凭《卧虎藏龙》将武侠片推向世界。

但是,华语武侠电影在某种程度上,有意忽视身体的物理极限,创造出类奇幻的武术,而优秀的武侠片,其实更注重对“意”的刻画。

其实,“武侠片”不只中国独有,因深层文化结构的类似,日本同样产出不少武侠片,只是它们有另外的名字,曰剑戟片。

与中国武侠片不同的是,剑戟片故事发生的基础为冷兵器,在削弱“意”的同时,表达一种被控制在身体物理极限之内的,脚踏实地的武术美感。

所以,你很难在日本剑戟片中看见轻功,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对兵器的信仰与对纯武术境界的追求。

日本电影有多敢拍?看完这几部,替中国电影捏一把汗

一、《切腹》(小林正树 导演)

切腹呈十字,十字完成后,副手则斩切腹者首级。

据说,在浪人糜集的京都,这种严谨的切腹之法已被遗弃,切腹者多以“切腹”为名进行敲诈,即使切腹,也根本无意完成十字开口。

电影的黑白画面中,蝉鸣聒噪,细风吹刀鞘,武满彻的弦音配乐,使整个故事都充满铿锵之感。

切腹,蕴含了太多的意义:武士的忠诚、浪人的柔情、命运的悲苦、道义的虚假……

日本电影有多敢拍?看完这几部,替中国电影捏一把汗

老浪人津云半四郎生活潦倒,仍不愿取不义之物,谁料他竟是曾参加过战斗的顶尖高手,井伊家三名以快著称的刀客,竟都败于半四郎,尤其是桀骜狠毒的泽泻彦九郎,亦即将半四郎之婿千千岩求女斩于刀下的切腹副手,两人初次见面,连房中的横梁、木窗,都是他们运刀的因素,两人决战时,半四郎回忆中的一句“他竟想到利用风向的优势,但仍被我斩断刀锋”,已足以说明一切:高手过招,世间万物皆成刀法,简单格挡砍刺之间,风吹,草动,全为对招,眼观,耳听,尽聚锋芒。

更可贵的是,影片通过一少一老两位浪人的切腹仪式,对武士道精神展开了终极追问,甚至是对所有道义的追问——道义究竟在乎形式,还是在乎灵魂?

武士可为家庭卸去代表荣誉的佩刀,可为心中之爱成为“无耻”浪人,而诸侯却以武士道精神为由强逼浪人以竹刀剖腹。

真正的武士不拘泥武士道精神的捆绑,假义的武士却不惜一切掩盖任何“亵渎武士道精神”的污点。

日本电影有多敢拍?看完这几部,替中国电影捏一把汗

《切腹》根据泷口康彦的小说《异闻浪人记》改编,获1963戛纳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出演半四郎的仲代达矢则凭借此片获得了数座影帝奖杯。

二、《大菩萨岭》(冈本喜八 导演)

中国武侠影视中有剑魔,乃金庸创造的人物独孤求败,孤独一生,只求一败,这是基于至高武术修为,但因与孤独相融,故最终指向的,仍是生命的禅意境界,而日本这位剑魔,甲州武士机龙之助,却摒心弃神,似乎对情感没有任何体会,一生所研,唯有剑术。

独孤求败的剑中,仍有人之良性,机龙之助则将自己完全炼为一柄剑,毫无人性,只求嗜杀。

本片根据中里介山同名原著中“甲源一刀流の巻 - 03 壬生と島原の巻”部分改编。

该小说在报纸上连载23年,被称作“世界上最长的历史小说”。

这样的小说改编为电影,电影结尾的那种突然断裂感似乎也可以被理解。

日本电影有多敢拍?看完这几部,替中国电影捏一把汗

这是一部相当酷的动作电影。

日本武术的特征基本是简洁、凌厉,这种特征在电影中表现得十分明显。

影片主角的“武士之魔”,用“杀人如麻”和“杀红了眼”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

影片的动作场面凝练而深富韵味,仲代达矢的表演也令人触目惊心,尤其是当主角机龙之助在夜雪中遇见真正的高手剑豪岛田虎之助,飘雪中那种对自己剑术产生怀疑的眼神,令人印象十分深刻。

影片结尾的定格既如同泼墨,又凌厉猖狂,堪称完美结局,而剑魔在乱帷炽火之间的心魂迷失,如其一缕精魂自嗜血之剑中被释放而出,这虽不及中国武侠“写意”的至高境界,但仍算对武术与人性的一次思辨。

日本电影有多敢拍?看完这几部,替中国电影捏一把汗

三、《修罗雪姬》(藤田敏八 导演)

“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当这首《修罗の花》响起,修罗雪姬的复仇命运在开启的同时就闭合了,这首歌后来也以《The Flower Of Carnage》为名被用于《杀死比尔》中,而据说,《修罗雪姬》就是昆汀·塔伦蒂诺《杀死比尔》的灵感来源。

很难想象,在70年代,日本就已经出现这种采用回环叙事结构、章回体布局依托、漫画与真人结合等诸多艺术表现手法的cult邪典佳作。

日本电影有多敢拍?看完这几部,替中国电影捏一把汗

这部电影至少有五点很值得一说。

刀剑招式之设计,服装配色之优雅、故事结构之精巧 、暴力血浆运用之大胆、人物命运之纯净悲情。

一袭白衣,一柄黑伞,伞中藏刀,刀锋聚亡魂。影片的打斗场面并不复杂,但足够激烈 ,薄刀出鞘,尚不瘆人,雪姬那凌厉坚定凶狠的眼神射出,尤胜刀锋。影片将复仇的惨烈隐藏在日本女性独特的细腻优雅中,雪姬的每套和服即使如今看来,也充满时尚之美 ,而在她碎步袅娜的慢行中,刀时刻准备出鞘。

97分钟的故事里,情节环环相扣,复仇也层层叠加,一刀刺出,血之喷涌,比《杀死比尔》有过之而无不及。

最后,洁白的雪在夜间温柔地落下,雪姬倒在红雪堆中,《修罗の花》如蓓蕾绽放柔柔响起,导演的刀剑哲学与悲情艺术,极其纯净地安息在了雪姬那张痛楚的脸上。

日本电影有多敢拍?看完这几部,替中国电影捏一把汗

《修罗雪姬》用最简洁的暴力,刻画出了最悲哀的命运。

四、《浪客剑心:京都大火篇》(大友启史 导演)

到了新世纪,已经很难在日本电影中找到纯粹的剑戟片,犹如武侠电影黄金时代在中国的谢幕。

曾经,黑白映像仍无法遮蔽日本武士道精神的极致韧性,在工整构图之美与自由剑术之魅的共同作用下,剑戟片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如今,武士没落,离开了大银幕。

幸好,还能看见如《浪客剑心:京都大火篇》这种虽弱化了武士道精神,却仍保留日本剑戟之美的青春动作古装片。

日本电影有多敢拍?看完这几部,替中国电影捏一把汗

电影根据和月伸宏经典漫画原作改编,背景虽设定于阴雨密布的明治时代,但影片的人物设定与画面风格,却不无明媚透亮之处。

曾经的刽子手拔刀斋绯村剑心,因时代与往事逼迫,不得不放弃神谷道场的宁静生活,再度陷身腥风血雨。

这是青春在剑术中,完成的对时代的反叛,这种反叛的根基,仍在于浪客剑心灵魂中对道义与人性的存留,以及武术高手对弱者的同情。

日本电影有多敢拍?看完这几部,替中国电影捏一把汗

其实,无论哪部剑戟片,其中的武士大都体现出对命运的悲悯情怀,这份悲悯,与华语武侠电影一以贯之的“侠”,又何尝不是精神相通相融之物。

    2020年小康社会的标准是什么?

    2020年,中国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现在只剩下短短的10多天了。那么,在每个人过上小康生活后,平均年收入是多少?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在中国一个家庭的年收入是多...        181

    34个至今无法解释的神秘事件!

    1.谁活了256岁? 李庆元(1671933)是清末民初的一位中医学者,活了256年。当他100岁的时候,他因为在中医方面的杰出成就而受到政府的特别奖励。当他200岁的时候,他仍然经...        158

    洛杉矶汽车租赁指南

    在洛杉矶旅行最方便的方式是在温暖的春天租一辆汽车进行自助旅行。天使之城洛杉矶拥有复杂便捷的公路网、城市道路网、地方和区域公共交通系统等。数以百计英里的...        98

    背叛祖国的明星不得使用中国护照!

    虽然我们的国家变得越来越强大,但我们总能听到周围的人改变国籍。他们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出国,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我们国家的地位越来越高,不仅如此,人们...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