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易丹辉:无法解决的人大情结

作者: admin 分类: 健康养生 发布时间: 2020-04-13 00:00

老师说|易丹辉

全国人大的感受

用文字记东西,用文字表达感情,用文字表达抱负

编者按:

80年来,中国人民大学一直走在时代的前列。多年来,她始终坚持“为人民学习,为国家做学术研究”的精神,不断超越自我,创造辉煌的成就。这是所有致力于教育的教师和教育工作者创造的成就。时至今日,他们严谨的学风和崇高的精神依然光辉灿烂,弥足珍贵。

教师的文章生动地反映了他们的性格风格和学校的发展变化。今天,易丹辉老师发表了一篇文章--《无法克服的人大情怀》。

作者简介

易丹辉,统计研究所教授,1977年进入哈尔滨师范大学呼兰学院,1981年进入中国人民大学。1984年12月,他留在学校教书。

情感

全国人大的感受

进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当我1966年高中毕业并准备高考时,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了我们的大学梦。1977年恢复了大学入学考试。黑龙江省将不得不参加两次考试,第一次是第一次,然后是第二次。我想我已经十年没碰过这些数学和物理书籍了,所以我选择了文科。初步考试结束时,一名同学色盲,被限制参加科学和工程考试。他知道我在初试中的数学分数是全组最高的,所以他主动提出要和我一起换。结果,我成为了一名理科考生,并被呼兰师范学院的数学专业选中,因为我在第二次考试中取得了优异的数学成绩。

学习对我来说没有问题,但是我学会做什么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当老师?继续教育?如果你还在学习数学,你完成后会做什么?我和教授概率论的高先生聊了聊,心里充满了疑惑。

高老师理解我的想法,告诉我可以学统计学。统计,一个我以前不知道的领域,打开了我一直追求的另一扇窗,成为我一生致力于研究的方向。

为了注册统计专业的研究生,1981年初的寒假,我去拜访了在武汉财经学院任教的叔叔丁。他给我看了统计系的周兆麟老师。在很短的时间内,周老师不能向我清楚地解释什么是统计,但他告诉我,基本的数学统计是没有问题的。虽然我对经济一无所知,但他的鼓励让我选择了中国人民大学。

因为许倩和唐寅都悟了,我才没有转身离去。我是一个纯粹的数学学生,不是出生在统计学班。我进入了中国人民大学统计专业,开始了新的生活。

学习之路

导师王文生向我介绍了预测之门。

王文生老师研究工业统计。自然,我跟踪了他的研究。然而,高中毕业后我在农场工作,对工业一无所知。为了让我们(赵端和我)尽快熟悉行业,他为我们联系了北京的各个工厂,并指示我们利用几乎所有的休息时间,包括暑假和寒假,去参观他联系的所有工厂。棉纺厂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和纺织厂带刺的小棉絮震动了去清河毛纺厂的路,把公共汽车换到了内燃机厂。

听了介绍,看了报表,讨论了又讨论,虽然很辛苦,但我们对工业统计有了更好的了解,提高了我认识和研究事物的能力,再次培养了我的努力精神。这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给我的。它已经悄悄地渗透到我的心里。

师徒合照

当我从研究生院毕业的时候,我碰巧赶上了第一次全国工业普查,特别是关于乡镇企业的统计,即乡镇企业。那时,我们对它知之甚少。后来,当我在国务院工业普查办公室实习时,他们需要深入基层去了解情况。我也跟着做了。我主要参观了江苏的三个地方,无锡、苏州和华西村。走后,我们发现一些乡镇企业规模相当大。这种村办企业不是农业,应该列入工业统计。当时,我们采用了一种抽样方法,其中包括决定何种规模的村办企业应算作工业企业。

我不能忘记研究生期间教我们《资本论》的老师,如孟优、俞学如、胡军和吴树青。虽然他们的教学风格不同,但他们的严肃性、奉献精神和对学生的责任感都不错。我不能忘记教费尔巴哈的老师鲁丁·贝克,深刻的哲学让我明白了。我不能忘记许多给我们讲课和服务的老师。正是他们细致的关怀和辛勤的工作,让我们这些年纪太大的学生再次感受到青春的气息和在这里学习的快乐。当我们回到学校时,它让我们不觉得奇怪。

教学之道

1984年底,我被分配到统计局的统计部门。所谓主要是指我们经济的所有部门——工业、农业、商业、建筑等。我遇到了尹德广,一位从事农业统计的老师。

教学和研究部门的团体照片

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学者,但他说得很好,而且很真诚。因为我的导师王文生于1987年去世,我的研究受到了很大影响。虽然我和我的导师去了很多工厂,并在我的研究生院期间参加了第二次全国工业普查,我似乎对工业统计有一点了解,但我刚刚从数学转向统计学,我的预测只是一个初学者。我对经济只知道一点点,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做专业统计和自己进行研究。

在我思考和摸索的时候,殷先生亲切地和我讨论了是否可以进行“居民消费统计”的研究。他告诉我你已经有了一定的定量方法基础(我毕业的时候,导师和我商量,希望我能充分发挥我的数学基础优势,进行预测方法的研究,多做一些模型和定量方法的研究,并专门派我参加第一次全国预测方法培训班)。我们一起准备了“居民消费统计”。他关注居民消费的定性部分,我关注定量部分。这个建议让我眼前一亮,看来我又有一个有用的地方了!我欣然接受了尹老师的建议,在他的悉心指导下,我开始研究居民消费的相关问题,包括理论和方法。我和尹老师在查阅了大量资料和文献后,共同确定了教材的结构和主要内容。在尹老师的积极努力下,很快就出版了《居民消费统计》。这可能是最早的一本全面介绍居民消费统计的统计学书籍。

当作者签字时,尹先生毫不犹豫地让我做第一作者,他是第二作者。在我看来,这本书的出版是殷老师的主意,而且大部分主意都是他提出来的。我坚持认为他是第一作者。我没想到殷老师会告诉我,我还年轻,前面还有很多路要走。这是我的起点。他能帮助我,而且他愿意。看着尹先生真诚的眼睛,我被深深地感动了。对于这样一位愿意给予的长者,我真的很无语。该书于1995年获中国人民大学第三届优秀教材奖,1996年获北京市第四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1999年获国家统计局第三届全国高校统计优秀教材奖。

我记得当我还是一名讲师的时候,系里让我担任教研室副主任,后来又成了主任。说实话,我觉得我不能做我的工作,而且我太年轻了。我如何领导这些长者和前辈?殷老师可能看出了我的疑惑,会后对我说:“没关系,别害怕。只要你做得对,并对教学和研究部门负责,我们将支持你。”虽然我不怎么说话,但它给了我力量。我想我不能不辜负他们的希望,尽我所能。每次有事情发生,只要是我提出来的,尹总会分析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并积极支持。我从中受益匪浅。我慢慢学会了如何让每个人理解和接受我自己的建议,以及如何从他人的角度思考和解决问题。

看着尹先生的简历,这是非常常见的。他没有那么多头衔和光环。由于“历史问题”,他毕生想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成为一名共产党员的愿望也没有实现。然而,他思想开放,真诚无私,一生无怨无悔地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奉献。他不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吗?!

肺腑之言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科有一批对名利漠不关心、踏实肯干、勇于奉献的学者王力可·文生和尹德广,才能走到今天!我真的很幸运有这样一群默默奉献的长者来帮助和陪伴我的努力。我真的很想念他们,谢谢他们!

中国人民大学以其简单、踏实和宽广的胸怀,接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有志之士。它以实事求是的精神,哺育和感染了一代又一代的学者和教师。“务实”就是勇敢地面对客观,不管客观现实有多残酷和令人沮丧。“实事求是”就是要在复杂的表象中把握事物的发展规律,并努力不懈地工作。

许多人问我为什么一直呆在人民大学。人民大学似乎没有给你任何优惠或特殊待遇。我知道我的进步中有起有落、挫折和失望,但我不在乎。我热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工作,不愿意放弃它所取得的一点点成绩。虽然她也在成长,但仍然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她的信念和实事求是的作风从未改变。我喜欢这种气氛。我喜欢和那些愿意做事不求回报的人相处。我很开心。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院

易丹辉

文字/易丹辉

编辑/新媒体运营部张新宇

源/校工会“我与人民代表大会30年”主题征文活动

    吃鹿肉不应忽视的禁忌

    鹿茸是一种名贵的中药,因为它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深受性功能障碍者的喜爱。鹿茸片以鹿茸(脱毛)为主要成分,是一种罕见的补肾壮阳产品。然而,应该注意的是,最...        187

    谁不能吃牛骨髓

    虽然牛骨髓是一种罕见的营养食品,但它对每个人都不好。那么,谁不能吃牛骨髓呢?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牛骨髓是牛科牛或水牛的骨髓。每100克牛骨髓含有36.8克蛋白...        179

    1981年,属于鸡的人结婚了。

    1981年出生的鸡属于笼中鸡,也是石榴林生活的鸡。今年出生的鸡是个直爽的人。他终其一生都将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的精神也非常爽朗。他充满阳光,能言善辩。导演是...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