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允斌,共和国总统刘少奇的儿子

作者: admin 分类: 健康养生 发布时间: 2020-04-17 00:00

文/司马文生图/张鲁

刘允斌(1921967),湖南宁乡人,43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父刘少奇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推翻,当时他被诬告为叛徒、叛徒和工人。1969年,他在河南开封遭到迫害。母亲何宝珍于1934年在南京雨花台被国民党杀害。1938年,刘允斌和他的妹妹刘爱琴被周恩来带到莫斯科国际儿童学院,在苏联学习和生活。1945年,他们在苏联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0年,他们从苏联钢铁学院毕业,并与大学同学玛拉·费多托娃结婚。之后,他们生下了女儿索尼娅和儿子阿丽莎。他于1955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核物理专业。刘少奇要求他回国参与祖国建设,并在内蒙古包头202厂参与开发原子弹用核燃料。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刘允斌遭受了残酷和不人道的批评。1967年11月21日,他躺在包头的铁轨上自杀,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

刘允斌,苏联的名字是克利姆·扬宾。1925年生于湖南宁乡,1938年去苏联。他在苏联生活了近20年,先后在莫斯科钢铁学院和莫斯科大学学习。他于1955年获得莫斯科大学的副博士学位,然后在中国驻苏联大使馆工作。1957年,他回到中国从事核燃料研究。1962年1月,他被调到第102工厂建立第10研究室,并担任主任,负责热核材料的研究和测试。根据对刘允斌姐姐刘爱琴的记忆,父亲在死前不止一次告诉他的兄弟姐妹,他应该向你的大哥学习,而不是向他的父母学习。他应该有一些真正的技能。文化大革命前,每次大哥从20世纪20年代的工厂回到北京,父亲都非常高兴,不得不抽出时间与大哥交谈或召集全家人吃饭。王认为是的骄傲。

刘允斌有强烈的责任感和工作紧迫感。他在列宁的家乡长大,在那里他上小学、中学、高中、大学和研究生院。他在那里成了一家人,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对苏联有很深的感情。然而,为了建设自己的国家,他放弃了普通人不能放弃的一切,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回到中国后,作为一名太子党,他放弃了在北京原子能研究所的优越工作和生活条件,承担起了来到内蒙古荒凉草原的重任。当时,第二军事机械部部长刘杰在与他谈话时表示,他被借调到20世纪20年代的工厂已有两年,他的户口仍在北京,但他要求在包头定居。

一个没有傲慢和官气的红色专家。

刘允斌去世已经48年了,但他平易近人的形象一直深深印在20世纪20年代人们的脑海里。虽然他是刘少奇总统的长子,一个不同寻常的太子党,一个红色专家,也是从苏联留学回来的工厂党委成员,但他看不出他有任何骄傲、官僚主义精神或特别的优越感。相反,他衣着朴素,说话和蔼可亲,总是对人和蔼可亲。

由于刘允斌平易近人,对技术人员和普通工人一视同仁,每个人都愿意和他交谈,向他寻求建议和指导。我愿意和他谈谈我心中的任何困难。他处处照顾他的同志。他总是尽力帮助你解决任何困难。在困难时期结束时,鸡蛋很难买到。研究室的曹士信当时怀孕了。当他知道后,他保存了他的卵子并把它们给了孕妇。还有一些来自上海的年轻女孩来到长城外的包头,不习惯这里的生活。他和后来的妻子李经常在宿舍看望他们。一些女孩生病了,让她们的妻子做面条给她们送去。

(刘少奇和5岁的阿莱莎)

长城外的包头深夜,即使是在夏天,也相当凉爽。他和妻子李拿着手电筒,一个房间,一个房间,一张床去检查,又盖上了被推开的被子。工厂成立之初,有许多男性单身汉,许多人都不年轻了。他完全理解家庭的重要性。为了解决他们的爱情和婚姻问题,他勇敢地做了一个媒人,给他们穿针引线。他特别从上海招募了许多年轻女性,为她们创造更多的机会。春节期间,在工业大学的食堂举行舞会。他带头跳舞,并动员大家一起跳舞。如果他不会跳舞,他会当教练,教每个人跳舞。平时,他和每个人一起努力工作。周末,他经常去单身宿舍和每个人玩桥牌游戏。有时他也会邀请每个人到他家坐下来,给每个人提供最好的糖果和香烟,让每个人都觉得他们生活在一个温暖的群体中。

他平易近人,而且他也对待他的保姆。当他的妻子李生下她的第一个孩子时,他控制不住自己。后来,他请别人帮他找一个老保姆。他对待保姆和她的丈夫就像他们是自己的老人一样。他一点主人的尊严都没有。他们的感情很深。刘允斌死后,老保姆的丈夫帮助埋葬了刘允斌。

刘允斌在工作中很有原则。1960年,当苏联撕毁协议并停止所有技术援助项目时,刘允斌决定自己动手,并展开裂变产物的放射性研究。他根据从苏联带回的FP分析法,在一年内解决了从工厂工艺到分离提纯铀和钚的溶解净化八个过程,为我国的后处理做出了特殊贡献。他仔细研究了取代苏联沉淀过程的提取过程。经过三年的努力,717萃取工艺取代了716沉淀工艺,最终解决了从101个组分中提取钚的问题,为中国的超钚工作做出了突破性贡献。第十实验室是一个非常温暖的团体。在刘允斌和刘静怡的领导下,业务和技术支持非常扎实,科学和学术工作组已经成立。在钱三强、彭焕武、苏联扎克·罗宾等专家出席的学术会议上,他们的学术研究成果受到钱三强的赞扬。钱三强说,这是一支思想觉悟高、科学作风好、严谨求实、能打硬仗的科学队伍。

1964年4月,邓小平、彭真、乌兰夫等中央领导视察了202厂,刘允斌参加了汇报。作为热核材料方面的专家,考虑到他和邓小平以及其他中央领导人彼此都很熟悉,对他来说报告这项工作是最准确和最恰当的。果然,邓小平非常高兴在0202工厂见到他的老上司,刘少奇总统的儿子刘允斌。听完报告后,他对0202厂的领导成员说:“你们取得了成绩,工程技术人员也做出了贡献。”

刘允斌的生活很简单。家里没有漂亮的家具或高档装饰。他通常穿得很普通。他脚上总是穿着一双旧皮鞋。和普通工人没有区别。他经常进行家访、交谈、关怀和关怀,了解工人和技术人员的困难,并走遍了整个村庄。当时,刘允斌的月薪只有100多元,但他总是缴纳几十元的会费。他真正贯彻了党的“三个统一”的号召他在工厂吃饭。即使他的妻子李从北京来包头定居,他也很少回家。

(刘允斌(右一)和俄国著名核科学家王

奇异的人生体验与婚姻揭秘

乌兰夫的儿子吴杰在20世纪20年代的工厂工作,他在苏联学习科学和工程。回国后,他被分配到202工厂的第一研究室,即中央分析室,担任项目组组长。曾任包头市市长、山西省副省长、国家体改委副主任。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几次回到2020年,这是我国第一座核燃料元件工厂,这是他一生中永远不会忘记的。他说刘允斌和他就苏联的婚姻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谈。刘允斌说,“当我在苏联学习的时候,我想一下子学会所有的东西。就这样,忘记了吃饭和睡觉,一天到晚努力学习,身体几乎疲惫不堪。当时,中国和苏联的学生都钦佩我的勤奋精神,但他们不同意我的勤奋学习方法。当然,我没有精力去考虑婚姻。后来,我长大了,不能马上回家,所以在1950年,我嫁给了一个追了我很久的苏联女孩。”刘允斌的苏联妻子玛拉和他是莫斯科大学不同专业的学生。玛拉是这个家庭唯一的女儿。她的父亲是参加了卫国战争的老红军。她在莫斯科的一个地区检察院工作,她的母亲是一名教师。这在苏联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

“当我的学业即将结束时,我父亲给我写了一封信,要求我回家参加建设。说实话,当我收到父亲的来信时,我的内心也非常矛盾。我也知道为什么祖国花了这么多钱送我们去国外学习。但此时,我不再孤独。我已经有妻子和孩子了。我和我妻子感情深厚。我怎么能离开他们?我一直在动员我的妻子和我一起回来,但是她不懂中文,而且两国的生活习惯、文化传统和生活水平都非常不同。她也去过中国两次并尝试过,但是她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我动员她和我一起回来的希望破灭了。我爱我的妻子和孩子,但我更爱我的祖国。我决定我必须回到我的国家,而她坚决拒绝和我一起去,所以我们不得不在两个国家之间过着分居的生活,这花了几年时间才离婚。我对得起他们的母亲和儿子!在我们许多人的想象中,俄罗斯人在结婚和离婚时似乎很随意。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规则,尤其是对于一个已经有两个孩子的女人。在苏联找到一个理想的合作伙伴绝非易事。我带玛拉去外交部办理出境手续。她只能说几句简单的中文问候。我不在,她几乎不能动。我工作很忙,所以很难抽出时间陪她。”

玛拉最后一次来到中国是在1958年。离婚后,玛拉一生都没有再婚。她默默地拖着一对年幼的孩子。直到1998年去世,她一直住在莫斯科和刘允斌共同居住的房子里。刘允斌回国后,由于中苏关系不好等种种原因,两人断绝了联系。几年后,刘允斌组建了另一个家庭。

我为自己建造了一座无人能建造的纪念碑。

在人们走过的路上,草不再生长。

他抬起不屈的头/高耸在亚历山大的纪念碑上。

不,我不会死

我的灵魂在珍贵的诗歌中

会比我的骨灰活得更久。

刘允斌生前非常喜欢普希金纪念碑。

俄罗斯儿子的传奇根源

何宝珍,阿丽莎的祖母,刘少奇早期的革命伙伴。他于1902年4月出生于湖南道县的一个贫困家庭。在1922年离开衡阳省建立第三个女教师,她来到长沙清水塘,与毛泽东和杨开慧生活在一起。她白天在自学大学学习,晚上回来。毛泽东经常安排她阅读一些进步的书籍。1922年秋,杨开慧把何宝珍介绍到刘少奇。1923年4月,何宝珍与刘少奇结婚。结婚后,她和刘少奇一起去了国内的主要城市,为派对做地下工作。1934年,何宝珍在南京雨花台去世。何宝珍和刘少奇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长子刘允斌、次子刘云若和长女刘爱琴。

刘少奇的长孙阿丽莎几十年来一直默默无闻,5岁时只见过他的祖父一次。甚至他父亲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自杀的消息也是在20多年后才得知的。他为什么在俄罗斯?为什么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对于父亲的去世,阿莱莎说:“我们全家都很难过,感到难以置信...我对我父亲没有深刻的记忆,那时我还很年轻。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在我成年后形成的。直到现在,我都不相信我父亲会自杀...但是我们一直在想他。我姐姐对他的记忆比我多。她还写了一首感情真挚的诗——怀念我的父亲。"

在俄国的几十年里,阿莱莎没有在从高中到工作的亲属一栏中填写刘少奇和刘允斌的名字。阿丽莎解释说,当时中苏关系正处于恶化时期,克格勃正在监视他们的家人。为了他们的安全,玛拉把他们带回了家乡。在上学期间,阿丽莎改变了他母亲的姓氏,这样他就可以逃避克格勃的监视。在以优异的成绩从莫斯科航空学院毕业后,阿丽莎被分配到国家空间指挥中心,作为一名士兵从事苏联国防的尖端科技研究。他赢得了许多国家奖牌。退休前,他是指挥中心的高级工程师。

阿莱莎能够回到中国的原因与王奶奶的关心是分不开的。在北京,王经常关心他在莫斯科的孙女和外孙,总是想找个机会让他们在北京团聚。1987年,刘少奇的大女儿刘爱琴尽了很大努力从她的莫斯科同学那里找到了阿莱莎一家的下落。她失散多年的亲戚终于联系上了。1988年10月,应王的邀请,玛拉去中国住了一段时间。1998年,王·还委托当时的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二研究室副主任给索尼娅和阿丽莎带去500美元,希望她们能回家。

现在,阿丽莎住在广州。他的儿子和女儿也长大了,他的女儿大学毕业了,嫁给了一个来自乌克兰的演员,他的儿子成了他父亲的校友,并被莫斯科航空公司录取。阿丽莎为中俄友好组织工作。他仍然保持着中国人吃面条、不喝牛奶、对辣椒更感兴趣的习惯。

(阿丽莎)

写作背景:

命运是一个诡计,机会是一只鸟。同样巧合的是,在我去秦山核电厂之前,我在核工业部第404厂从事核武器铀的转化。1969年1月中苏关系极度紧张时,第404工厂加紧了战争准备。我们10多人被派往包头0202厂研究四氟化铀转化技术。当时,“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出于对刘允斌的政治敏感性和钦佩,我利用在0202工厂学习的机会,找到了一个刘允斌被冤枉的地方。一个星期天,我悄悄地去了包头的阴山脚下,来到了刘允斌躺在铁轨上准备自杀的铁轨上。我的心情极其复杂。斯里兰卡人民已经走了,他们激动地叹息着。我在他结束生命的铁路旁发现了一朵小白花,它在长城外的寒风中飘荡,像一个无声而深沉的对话,像一个向崇高的天堂奋斗的人。我带了一堆礼物去铁路。正如陶渊明在《三首挽歌》中所说:“四面无人,高冢满香蕉。马对着天空大叫,风也变小了。”事实上,诗人臧克家以通俗而深刻的方式谈到了一个人是活着还是死了这一深刻的永恒命题。他说,“有些人还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但是刘允斌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他是中国人民的优秀儿子,是中国核工业的骄傲。

    吃鹿肉不应忽视的禁忌

    鹿茸是一种名贵的中药,因为它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深受性功能障碍者的喜爱。鹿茸片以鹿茸(脱毛)为主要成分,是一种罕见的补肾壮阳产品。然而,应该注意的是,最...        187

    谁不能吃牛骨髓

    虽然牛骨髓是一种罕见的营养食品,但它对每个人都不好。那么,谁不能吃牛骨髓呢?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牛骨髓是牛科牛或水牛的骨髓。每100克牛骨髓含有36.8克蛋白...        179

    1981年,属于鸡的人结婚了。

    1981年出生的鸡属于笼中鸡,也是石榴林生活的鸡。今年出生的鸡是个直爽的人。他终其一生都将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的精神也非常爽朗。他充满阳光,能言善辩。导演是...        155